Wednesday, March 22, 2006

我回来了!!!

唉~好久没来部落格了~~
在这两个星期发生了好多事情,是在令我一时消化不过来。
首先,在三月九日我们一家一起飞往美里去出席表哥在三月十一日的婚礼。
抵达那天,大姑姑竟然叫我做表哥的伴娘!
这令我的额头出现了三条直线,后来又听尔古所伴郎是一位五六十岁的阿公级的人物!!!!
我的额头加倍出现了六条直线,脸色难看得大便也会嫌我臭。
妈妈一直告诉我一个女生一生当中并不一定有机会做伴娘,所以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。
婆婆又一直鼓吹我说有红包可以拿。。。。
唉~我何尝不知这是难得的机会,更不会在乎那封红包。
可是,伴娘定义和我所知道的有所出路啊!
伴娘不是新娘子的姐妹或好朋友当的吗???连电视都有做。
我又不认识新娘子。。。
更离谱的是,伴郎和伴娘不是应该是未婚的吗?
而伴郎却是一个阿公?!救命啊!!!!
这算是哪门子的福州人的习俗啊?!
妈妈给我的解释就是伴郎是一位需要会说话和懂得结婚礼仪的人,所以才会。。。。。。到了最后我还是糊里糊涂在凌晨3.30爬起来,到新娘子的家去化妆,当我的伴娘去咯~~~(“好兴奋啊”)


之后的两三天,我们一家飞回亚庇了。
第二天,我和grace还有charlene一通飞往吉隆坡。
当时,爸爸因为弄错航空公司,导致我差一点赶不上飞机。如今回想起来,真是惊险万分!!
此趟吉隆坡之行,我想我一生一定难以忘怀。
当时一下机,grace就接到了老师的电话。
本以为只是要告诉老师,我们已经到了,现在要到搭德士到kl sentral 等朋友来接。
睡姿,老师却正经的说:“你们在机场等我一个钟头半,我现在立刻从马六甲驾车上来在你们。”
什么?在机场等他一个钟头半??
结果我们三个“臭皮匠”在机场等了3个钟头,比原来的一个钟头半多出了一倍。
原因是:老师本来快要到机场了,可是又弯错了路岔子。结果又花了一些时间才到机场载我们。
从这次的经验中,我领悟了一个道理,
那就是:等待是痛苦的;
等待是愤怒的。
我以后不要再等人了。
让我等的人以后会死得很难看!!!!


好了,写完。

2 comments:

kenny said...
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.
kenny said...

经历、回忆……并非每次都是美好。但多年后,你回想起当时,却能会心一笑,你就知道,那是值得的。